互联

探秘人类与机器人的爱情关系:也许灵魂之恋真的存在

作者:飞龙网 2018-04-21 我要评论

文/爱尔兰国立高威大学法学院讲师约翰·丹拿赫尔 译/飞龙网科技 在2017年上映的好莱坞大片《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中,有一幕场景令人心碎。电影中...

文/爱尔兰国立高威大学法学院讲师约翰·丹拿赫尔

译/飞龙网科技

探秘人类与机器人的爱情关系:也许灵魂之恋真的存在

在2017年上映的好莱坞大片《银翼杀手2049》(Blade Runner 2049)中,有一幕场景令人心碎。电影中的英雄、名为K的复制人在未来的洛杉矶过着单调乏味的生活,他生命中的一个亮点是极有耐心且富有同情心的伴侣Joi,他们在银幕上分享了许多深情的瞬间。但在影片中最揪心的一幕中,Joi却在宣布自己的爱情时被杀。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场景时,不禁泪流满面。

然而,Joi有许多不同寻常的地方。她是大规模批量生产的人工智能(AI)全息影像,被设计成为完美伴侣的形象。Joi从与K的互动中学习,并改变她的性格以适应后者的情绪。Joi之所以“死亡”,是因为她只能存在于特定的全息发射装置中。当这个装置被摧毁的时候,她也随之毁灭。

Joi并非完全是科幻电影中的想象,现在许多公司都在试图开发现实版Joi。例如,日本公司Gatebox就在出售智能虚拟女友逢妻光(Azuma Hikari)。“她”是个全息AI,投射在圆柱形的管子里,它也想要成为人们的亲密伴侣。在广告中,我们看到Azuma Hikari用深情的语调叫醒她(男性)的用户,并在后者下班回家后和他打招呼。

探秘人类与机器人的爱情关系:也许灵魂之恋真的存在

(图注:Gatebox推出的智能虚拟女友逢妻光(Azuma Hikari))

逢妻光为越来越多的单身日本男人提供了模拟式婚姻生活,而且不仅仅是情感上的支持,还有身体上的性爱愉悦。尽管这并不是Azuma Hikari的特色,但其他公司都急切地想要创造出机器爱人和性爱伴侣。

这是个值得欣喜的技术趋势吗?有些批评人士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他们声称,人类与机器人的关系是虚假的、虚幻的,是由商业驱动的公司强加给我们的感性把戏。他们还担心这些机器人伴侣如何代表真人,特别是女性,以及它们的使用对社会产生的影响。

与批评家们相反,我认为关于人类与机器人关系的主流描述似乎太过黑暗和反乌托邦。我们夸大了消极的一面,并忽略了与机器人的关系可以补充和加强现有人际关系的好处。

在《银翼杀手2049》中,K与Joi关系的真正意义有些模糊。他们似乎真的很关心对方,但这可能是一种错觉。毕竟,Joi天生就是为满足K的需求而服务的,这种关系本质上是不对称的。K拥有并控制着Joi,如果没有K的意愿,Joi将无法生存。此外,还有个第三方潜伏在暗处,Joi是由一家公司设计和制造的,毫无疑问,公司会从她的互动中记录数据,并时不时地更新她的软件。

这与爱情的哲学理想相差甚远。哲学家们强调,在任何有意义的爱情关系中都需要有相互承诺。这不仅以让你对他人产生强烈的情感依恋,他们必须也对你有类似的依恋。机器人也许能够表达爱意,说和做所有正确的事情,但在这些方面是不够的。

正如荷兰埃因霍温大学的道德哲学家斯文·尼霍尔姆(Sven Nyholm)和莉莉·弗兰克(Lily Frank)所说:“如果爱情可以归结为某种行为模式,我们可以雇佣一个演员来‘走过场’。但是按照常规观念判断,这不是真正的爱情,不管演员多么有才华。‘内在波动’才是判断双方是否心存爱意的关键因素。”

此外,即使机器人真的能够许下相互承诺,它也必须像英国行为科学家迪伦·埃文斯(Dylan Evans)在2010年所说的那样,能够自由地做出承诺。埃文斯称:“虽然人们通常都希望自己的伴侣做出承诺和保持忠诚,但他们希望这些事情是持续选择的结果……这似乎破坏了人类与机器人建立起有意义关系的可能性。因为机器人不会自己选择爱你,而是通过编程而被安排来爱你的,以服务于它们企业领主的商业利益。”

这似乎是对机器人与人类之间建立爱情可能性的强烈反对。但这些反对意见的说服力似乎在渐渐减弱。毕竟,我们还未弄懂是什么让我们相信,人类伴侣同样能够满足上述相互承诺和自由选择的条件?

很难看出他们的答案会是什么,除非他们经历了一些暗示过这些内容的行为模式,比如:他们表现得“好像”爱我们,就“好像”他们自由地选择了我们作为他们的伴侣一样。如果机器人能模仿这些行为动作,我们就不清楚是否有理由拒绝它们的“真挚情感”。

哲学家迈克尔·豪斯凯勒(Michael Hauskeller)在《超人类主义的神话》(Mythologies of Transhumanism)中很好地阐述了这一点:“很难看出这种爱应该包含什么,以及是否真的属于爱的行为……如果我们爱人的行为是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尊重我们的需要,那么我们真的不知道,有什么能够证明他们不是真的爱着我们。”

对于自由选择的担忧也是如此。当然,对于人类是否有选择的自由(而不仅仅是错觉),这方面本身都存在巨大争议。但是如果我们需要相信我们的爱人自由地选择自己的持续承诺,那么除了相信某些行为的暗示,我们很难找到否认的理由。比如当我们难过或对他们感到失望时,他们显然愿意打破承诺,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种行为模仿超出了机器人的能力界限。

我们将人类与机器人的这种关系置于“道德行为主义”的标签下,它认为我们信仰的终极认知基础关系价值在于我们伴侣的可检测行为和功能模式,而不是在更深层次中存在的形而上学真理。对某些人来说,道德行为主义是一剂苦药。尽管豪斯凯勒等人明确地表达了他的观点,但我们可以举一个人机关系中的例子来从根本上予以反驳。?

豪斯凯勒认为,行为模式足以让我们相信我们的人类伴侣爱着我们,这是因为我们没有理由怀疑这些行为的诚意。机器人的问题在于我们有这样的理由:只要我们对机器人的行为方式有另一种解释(即它是经过设计和编程的),我们就没有理由相信它的行为能表达任何东西。换句话说,1)因为机器人与人类爱人有着不同的发展渊源,2)因为它们最终是被他人编程(和控制)的,而这些人可能别有用心,所以没有理由认为你和机器人能建立起有意义的关系。

在这种背景下,第一点很难得到证明。除非你认为生物组织更有魔力,或者你是身心二元论(mind-body dualism)的坚定信徒,否则没有理由怀疑一个行为上和功能上等同于人类的机器人不能维持一段有意义的关系。毕竟,我们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我们也是被更先进的文明所控制的,被安排彼此相爱。要逆向设计我们的程序可能会很困难,但这对机器人来说却越来越真实,尤其是当它们被编程、学习规则帮助它们理解对世界反应的时候。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www.yflong.com

相关文章
  •  成都军建医院腋臭骗子医院,大家都别去

    成都军建医院腋臭骗子医院,大家都别去

  •  广州市博康门诊病院乱免费团结医托黑

    广州市博康门诊病院乱免费团结医托黑

  •  媒体曝光绵阳博大男科病院太黑了只会

    媒体曝光绵阳博大男科病院太黑了只会

  •  北京建国医院太黑了,乱收费骗老百姓

    北京建国医院太黑了,乱收费骗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