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凉秋》二BY:安佑元tony

作者:飞龙网 2018-07-06 我要评论

《凉秋》二BY:安佑元tony...

《凉秋》二BY:安佑元tony的信都很短,一篇一篇闲闲的像是在记流水帐,一贯的漫不经心,一贯的戏谑俏皮,但是一周一篇的,到也显出少有的严谨。

tony说,现在伦敦的天很好,只是没有...... 《凉秋》二BY:安佑元tony的信都很短,一篇一篇闲闲的像是在记流水帐,一贯的漫不经心,一贯的戏谑俏皮,但是一周一篇的,到也显出少有的严谨。

tony说,现在伦敦的天很好,只是没有韩国那种清新的味道。

tony在宾馆住了一个星期才租到房子,结构和在汉城住的那个一模一样,他还特意多租了一间,留以后佑赫来了住。

佑赫一篇篇看着,就像亲眼看到tony在那篇陌生的土地上扎下根来,tony说他用了一周时间才将屋子填满,可是冰箱却总是空的。

tony说他找了一分吃不饱也饿不死的工作,然后就不想再跑了。

他说自己莫名其妙的得了感冒,老是忘记吃药,可过了段时间,他自己又好了……佑赫的眉毛渐渐的皱了起来。

他这才知道tony在那边原是一个朋友也没有的。

想过tony可能会一时很麻烦,却没想到tony吃了那么多的苦。

佑赫看的出来。

这段简短的文字下面,tony掩饰了太多的困难不愿对他说。

佑赫一封接一封的看下去,tony说他在这里很快就结识了新朋友,还有很多人疑心他是英国旧贵族。

他每天晚上会在社区的小酒店里喝一些酒,听一些人讲些很有趣的故事。

tony还说他暂时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同居人,所以想买一只宠物来玩,他在宠物店里看到一只小猫,长着一张和佑赫一模一样的脸……佑赫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像tony那种人,,自己还照顾不好,要是养宠物,还不知会弄成什么样子。

读完了最后一封信,佑赫开始回信。

然而望着白白的页面,佑赫就开始一阵阵的发晕。

他最不喜欢写信,他的表达能力一向很差。

看了半天,佑赫打下了一行字。

“我现在很好,朋友们也都很好。

我认识了一个叫程湘凌的女孩子,很可爱。

她长的像你。

”佑赫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我很喜欢她。

”要发么?屏幕上有个“是”“否”的选择。

佑赫把鼠标移来移去,最终还是点了个“否”字。

抬头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快亮了,佑赫关上电脑上床睡觉。

他是从不回信的,他想tony应该知道。

酷热的夏天一点一点过去,tony的信依然准时的一封一封的来,讲述着他平淡的生活。

而佑赫,也以一种他自己也没有料到的宽容态度接纳了湘凌。

以前,在他还爱着tony的时候,tony问过他,“你为什么喜欢我?”佑赫想不出理由,只是觉得和tony在一起很舒服,很快乐。

和湘凌在一起的时候,佑赫也有这种感觉。

湘凌是那种最不象女孩子的女孩子,和佑赫曾经的理想相差的太多。

而直到有一次,佑赫实在不能忍受湘凌一日三餐都用泡面解决,第一次帮她做了一次饭之后,佑赫在湘凌含着惊喜的闪亮眼眸中,看到了幸福的影子。

佑赫他们以前的形象设计师对佑赫说过,他属于蓝色性格,天性就喜欢照顾他人,并且从对方的感激中得到巨大的满足。

而tony是属于红色的。

设计师对tony说的话佑赫也记得。

他是红色性格得人,天性善变,每每引得别人欲罢不能的时候,他就会跳出来说,这是个游戏。

佑赫记得当时tony为此懊恼了许久,死活不肯相信这是他自己性格的写照。

而湘凌……佑赫一直在想,跟她在一起应该比和tony要愉快吧。

佑赫的家太引人注目了,佑赫没事的时候开始往湘凌家跑。

湘凌一个人住,事美院的学生。

她有两间很大的房一间一年四季都是松节油的味道,而另一间却是佑赫熟悉的古龙水的味道。

“你用这种古龙水?”“不是,是我买的和tony一样的香水,死贵,又舍不得用。

后来我就拿它当空气清新剂使了。

”佑赫有些好笑,“那你怎么不买我用的那种?”“不好闻。

”湘凌说话一向直接。

佑赫低了低头,tony也不喜欢他用的香水的味道。

看来很多时候,湘凌的审美观和tony一样。

佑赫笑了,很开心,他总会因这种小小的发现而惊喜。

因为湘凌有些像tony?佑赫似乎觉得自己拥有的是一个他梦想中的tony。

佑赫踱到湘凌的画室,一眼便看到正中的墙上挂了一张很大的照片。

佑赫走过去细看,却吓的差点叫出来。

猛的回头,看见湘凌一脸坏笑的站在门口。

“很漂亮对不对?你和tony接吻的姿势很标准呢。

像漫画一样。

”“你从哪弄的?!”“你再仔细看看嘛。

”佑赫不肯回头再看一眼。

湘凌耸了耸肩,从桌角抽出张海报贴在墙上。

“记得这张么?”“恩,2000年的时候。

”佑赫点了下头。

那时,他和tony已经分开了。

在tony背叛了他之后,他没有原谅tony。

“看好了啊。

”湘凌拿起一把美工刀,像海报割去。

那张海报是HOT五个人。

佑赫在最左边,tony在最右边,中间三个人也是个有动作,这是一张抓拍的照片。

湘凌利落的将中间三个人割掉,然后把tony和佑赫往中间一拼。

“懂了么?”佑赫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来表示。

“你还真是无聊。

”“我用电脑画图远没拿手画的好。

这是一个歌迷弄的,我见好看就打了出来,怎么样?看出什么了么?”“没。

”实际上佑赫根本就不想再看。

“你知道我最喜欢这幅画的哪一点么?是tony哥的眼神,你看他眼里包含着痛苦的渴望啊,可是他还在笑。

大家都说tony哥是个矛盾的人,看这张照片就明白了。

”佑赫忍不住再次看过去。

那是tony么?tony竟会用那种眼光看他?佑赫有些不可置信,tony看起来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说不出来。

印象中,tony从来没有这种掩藏痛苦的表情,他的脸就像晴雨表,什么时候都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

佑赫不自觉的伸出手来捂住tony的眼睛,心也跟着抽痛了一下。

什么时候tony变的么?他竟然没有发觉!《凉秋》三BY:安佑元“你干嘛让tony哥一个人去英国啊?tony哥的fans都要把你骂死了。

”“骂我?为什么?”佑赫有些奇怪“你没有照顾好tony哥啊,大家都知道tony哥离不开你。

”佑赫有些生气了。

“你们这些小女生怎么总是这样一相情愿的。

他好歹也是个男人,难道要靠我一辈子?他愿意去哪是他的自由,你们别跟着吓操心!”湘凌撇了撇嘴,小声的咕囔了一句,“真冷酷!”佑赫听见了,想说什么,却又忍住。

湘凌也不再做声,走到画架前拿起支碳笔胡乱的画着。

那些凌乱的线条越聚越多,然后渐渐有了生命,凝成了一张脸的样子,再仔细看些,是tony。

佑赫真的生气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当然知道。

”“你是在怀疑我,想刺探我对么?没错,我和tony以前是相爱过但那只是短暂的互相吸引罢了。

我们身边很少异性,彼此对对方都非常重要。

可是,仅仅是因为这样,我就丧失了追求真爱的权利了么?”“真爱?”湘凌冷哼了一声。

佑赫觉得自己简直要被她逼疯了。

这个女孩子为什么什么都知道!?佑赫一甩门就离开了,湘凌给自己的画添上了最后一笔。

tony忧郁的脸庞上有一一滴美丽的眼泪。

“tony,我可能帮不了你了。

”湘凌对着画布上的人自言自语,“而且,我也喜欢佑赫啊……你不能给佑赫幸福,我替你给好不好?你介意么?”湘凌看着画布上的tony好久,突然很用力的推倒画架。

“都是你,都是你!胆小鬼!你是懦夫!活该佑赫不要你了,没人会可怜你!”湘凌疯了似的骂着,然后渐渐平静了下来,发泄过后的疲倦让她靠着墙坐了下来。

一遍遍的回想着tony和佑赫。

她真的能代替tony给佑赫幸福么?可是tony怎么办?湘凌头一次发觉,知道太多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

佑赫打开房门,一股阴冷的空气迎面涌过来,他乎也有太久没有回来过了,原本应该温暖的房子此刻早已没有了家的温馨。

佑赫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闭上眼,拼命的回想tony在接受了自己和他朋友的身份之后的样子。

tony那时似乎还是老样子依然喜欢闹,喜欢笑,任性的要佑赫做这做那,可是,他的眼睛呢?佑赫想不起来。

只是因为他当时已经不在乎了,所以才不去注意的么?他记不起tony在那时看他时是一种怎样的眼神,而在那之前,他记得起tony的每个细节。

这一切,tony应该比自己早知道的吧。

佑赫想起刚才在湘凌家看到的那张照片。

tony看起来是那样的难过……佑赫推开tony的房门,许久没有人来过,佑赫在推开那门的一刹那还听见了tony里在这里的笑声。

佑赫觉得自己当时并不是不想原谅tony的。

只是,在经历了那种锥心的痛苦之后,他警觉了,也学会了保护自己。

不去碰tony也许会有不舍,但他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人可以和他永远在一起。

爱着,同时也被爱着。

不是每次付出都会有结果,就像曾经他对tony的爱。

而如今,他放弃了,也只是不想再品尝那种深夜被痛醒的滋味,着应该是没错的吧。

但是,为什么他忘不了tony呢?为什么一举一动都在塑造tony的影子呢?佑赫趴在床上,感觉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眼中涌出来了。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www.yflong.com

相关文章
  •  国务院副总理韩正走后 海南发文招"岛

    国务院副总理韩正走后 海南发文招"岛

  •  泰国普吉岛翻船事故造成浙江22名游客

    泰国普吉岛翻船事故造成浙江22名游客

  •  特朗普:美国正建最强大核武库 谁也不

    特朗普:美国正建最强大核武库 谁也不

  • 商丘:中州办事处拆迁“套补危楼”致一

    商丘:中州办事处拆迁“套补危楼”致一